无花果:聊聊冬奥会

 


正月初四,立春,冬奥会如期在北京举行,所谓崛起的大国脸上又贴上了一层闪亮的金箔,然而这层金箔却难以遮掩其丑陋,使此次冬奥会注定成为最失败的一次,没有之一。

 

韭菜们当然不同意我的论断,他们说如此华丽而惊艳的开幕式,其他国家比得上吗?当然比不上,此次冬奥会宣称花费39亿美元,但实际花费至少是这个数字的十倍,据说,仅一个新的高山滑雪场——类似于张家口的新设施——和一个滑行运动中心的成本约为7.54亿美元。更不要说其他的各种开支。这费用对于亚非拉的蕞尔小国是天文数字,纵然西方大国也不敢如此烧钱,因为他们的政府花钱要经过纳税人的同意,而天朝上国的纳税人,只有拼了命的干活的份儿,从来没有资格知道钱都花在哪里。

 

有韭菜不乐意,说我们烧钱是因为我们有钱,我们乐意让政府这样烧钱,怎么着?好,这是真的吗?中国真的到了有钱随便烧的程度了吗?不要忘了,六年前,杨改兰因为贫穷一家六口服毒自杀,两年前吴花燕饿死的时候体重只有21公斤,与此同时,中堂大人宣布中国还有六亿人月收入不足一千。中国人不但不富有,而且也不幸福,罗小猫猫自杀后,骨灰被人掉包配了阴婚,刘学州被两度抛弃无奈自杀在三亚海边,就在冬奥会开幕的同时,丰县的八孩妈脖子上还锁着狗链,官宣发布去年中国走失人口多达一百万,虽然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摄像头(人均两个),但这些摄像头都选择性地失明了。

 

眼下中国正迎来经济危机,几十年的强制计划生育造成青黄不接,人口危机马上到来,即使年青一代都响应号召不再躺平而生三胎,也难以阻挡未来的颓势。然而,这丝毫没有影响冬奥会夜空上的烟花,以及国宴上的酒池肉林和矮嘴茅台。既然没钱为什么还要如此烧钱?为了面子呗!中国人好大喜功,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情没少干,08年奥运会已经火了一把,进入新时代了,不得再火一把吗?于是,我们在一个没有冰雪覆盖的城市楞是办起了冬奥会,之前我也纳闷,真要开冬奥会,怎么着也得放哈尔滨吧?北京那地方我呆过几年,冬天下不了几场雪,而且下雪没几天就化完了,而高山滑雪等运动都要在长年冰雪覆盖的冰天雪地里才能举行。然而事实证明我想多了,现在的科技,人造雪完全不是问题,我曾在开封的公园里带孩子玩过人造雪,可那只是一座小假山,这要是把延庆的漫山遍野都撒上人造雪,那得撒多少钱呢?没事,咱们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撒币。这次为了让一些国家的政要来参加开幕式,咱可没少撒币。俄罗斯接了几千亿美元的大单子,其他国家呢?中亚五国,每个国撒一亿美元,阿根廷临走的时候,用中国话说了几个字“没有XXX,就没有XXX”,包老师龙颜大悦,给了230个亿。

 

既然这么热衷撒钱,为啥参加的政要只有22国,剩下的172个国家为何不来领钱呢?岂不知此地人傻钱多?不,此次各国缺席冬奥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重要原因,那就是抵制牠们在姜地犯下的忠租咩爵的罪行,那里有至少有一百万的薇哈百姓,仍在“学校”里关着,有多少无辜的青年男女,正遭受着漫漫无期的遒劲。所以,稍有良知的人,都会拒绝牠们的友谊,这就是为什么此次抵制得到了那么多国家的响应的原因,可惜墙内的韭菜是看不到的。

 

不过不要紧,西方大国首脑不来,咱们不是还有22国好哥们吗?这里面有不少是穆斯林,比如镇压过本国民主运动的埃及总统塞西、刚刚镇压过人民起义的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、曾经电锯记者卡舒吉的沙特王子小穆罕默德,还有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,以及戴着头巾的新加坡总统哈莉玛,他们都来了,他们都恬不知耻的来了,他们全然不顾百万同胞们正遭受的迫害,风尘仆仆朝着北京方向赶来了。

 

按理,埃及、沙特、卡塔尔、阿联酋等国均处在热带,根本没有冬奥项目,但还是赶来打酱油,沙特电锯王子也不差钱,但为了给北京撑面子,甚至破天荒参加冬奥,让运动员在沙漠的沙坡上模仿滑雪,这不仅让我想起了郭德纲的相声:趴在青草地上游旱泳,也算是冬奥历史上的一段佳话了吧?可是,傻特你那么拼,你知道这里正在进行反阿化反沙化的运动吗?你知道这里有一万座清真寺被强迫拆改吗?你知道这里的街道上,连一句阿拉伯语都不允许出现吗?

 

大国的好哥们之中,至少还有三国政要缺席了,他们是伊朗、塔利班、朝鲜。他们的缺席显得极不科学,我揣测主要是因为这三国的名声实在太烂,弄得包老师不好意思公开和他们打交道,伊朗被美长期制裁,塔利班涉嫌恐怖,而朝鲜被奥委会制裁不得参赛,即使去了也是打酱油,在本国是宇宙无敌大将军,来了北京只能当小弟,所以干脆宣布不来。

 

冬奥还有一个绕不过的坎,就是某网球运动员的事情,于是上面特意安排巴赫见面,让她说一些安排好的话,只是放出来的影像有漏洞,镜子里站着一个抱着膀子的人。其实这样的表演并不新鲜,就像古话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。比如,弄几个新姜大妈对着镜头说“我们这里没有强迫劳动”,八孩妈的大儿子说“我妈妈不是拐卖的”,这一次,网球运动员对着镜头再次重申:“我真的没有被强奸!”……说到这里,我不仅想起一个段子,有人问为什么咱们国家到处贴着核心价值观,而西方民主国家的墙头上却见不到这些标语呢?回答:你见过哪一个良家妇女门上贴着“我们是良家妇女吗?”言下之意,立牌坊的永远只有婊子。

 

大国的骚操作实在太多,但操作越多,漏洞越多,比如火炬手弄个了个维吾尔女孩,事后又报道她的家人,你以为弄了个维人,大家就信你这里没有冀中莹吗?视频报道她的家人在欢庆,二十多个人都是女性,只有两三个男性,请问男人都去哪里了?一个全民信仰伊斯兰的民族,没有一个妇女戴头巾,一个母语为突厥语的民族,却操着生硬的汉语欢度春节,家中没有任何维吾尔文化特征,这不正是啪啪打脸吗?

 

没事,这脸打得再响都不要紧,因为牠们本来就是不要脸的,如果真要脸的话,怎么会干出如此不要碧莲的事呢?你看华春莹谴责别国“删帖封号”的时候,中国人却被禁止翻墙获知真相,赵立坚谴责别国“拐卖妇女”的时候,八孩妈的脖子上正锁着狗链,你们莹啊坚啊那一脸义正辞严,你就知道牠们有多么无耻了。

 

此次冬奥会,厉害锅用极度的奢靡,意图制造一种万国来朝的盛世图景,然而他们每次操作都是败笔,总在最关键的时候做出最拙劣的选择。大航海时代,西方人发现新大陆,而明代却实行海禁,片板不许下海。欧洲工业革命,清代正在大搞文字狱,杀掉乱说话的文人。互联网时代,中国却在搞防火墙,试图让人们永远不知道外面的世界。如今,他们开始禁止学英语,禁止教培,禁止打游戏,禁止好莱坞电影,禁止宗教字眼,禁止欧式建筑阿拉伯式建筑,他们恨不得给每个人脖子上都套上锁链,像畜生一样活着,乖乖听话,像八孩妈一样成为生育工具,为他们生产新一代的韭菜。

 

“燕山雪花大如席”,没文化的张艺谋用这句话作为冬奥会的主题,岂不知这句话是说一名妇女的丈夫在燕山从军被杀掉,她无法亲临收尸,所以才希望燕山的雪花大得像席子一样,将丈夫的尸体掩盖了。没想到这个充满悲情的诗句被老谋子用在了冬奥会上,看来他是真希望燕山的雪花能够像席子一样大,大到足以掩盖住这里发生的一切苦难,掩盖住丰县的人贩子,掩盖住再教育的棉花地,掩盖住武汉的冤魂,掩盖住郑州的大水,掩盖住这阳光下暴露着的丑陋和罪恶,掩盖住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最后的蛮荒。

 

当然,真相常常是遮不住的,因为一个谎言炮制出来后,往往需要炮制更多的谎言才能圆谎。知道为什么牠们的官宣总是慢了很多吗?因为牠们正在私底下协商着该怎样圆谎才更显得符合逻辑,而又能规避责任。这就是为什么外媒爆出姜地有“学校”很久,官方才开始承认;李医生爆出疫情十几天后才开始承认人传人;郑州大水过去了半年多,才公布死了多少人;八孩妈事件发酵了这么久,“徐州发布”才在深夜趁人们睡着的时候搞出了一个父母双亡死无对证的“小花梅”。

 

谎言把牠们折腾得手忙脚乱,也难免漏洞百出,也难怪包老师愁眉苦脸,倦容满面,不过,好在韭菜们还状态良好,至少开幕式的韭菜的状态是良好的。头一幕那一群工人状的演员每人扛一根绿棒子在舞动,官宣解释是蒲公英,而我却越看越像一茬被割得整整齐齐的韭菜地,这群韭菜没有思想,没有意识,风往哪里吹,他们就往哪里摇。古有郑和自幼被永乐皇帝阉割,却还能奉命七下西洋;今有老谋子超生被罚七百万,却还能拼了老命导演开幕式。韭菜正是如此,无怨无悔,一茬又一茬,在这蛮荒之国繁衍不息,所以,这国的蛮荒还要持续下去,冬奥会只是蛮荒国的冰山一角。

 

无花果

壬寅年正月初八

 


评论

更多热门博文

无花果:放弃幻想

无花果:扭曲的公知

全球穆斯林为徐州锁链女呼吁书(中英阿)

无花果:石刑不属于伊斯兰教

无花果:清真泛化了吗

绿色中华网站简介

无花果:为什么穆斯林中的粉红多?

无花果:洋葱头惹了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