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锅,还有救吗?

 


 

三八节到了,铁链女事件还没有下落,第五份通报出来后,举国哗然,官方睁着眼睛说瞎话,人们的愤怒到了极点,然而无济于事,接着是大规模的打压。删帖封号,多少人被消声,多少人被喝茶,人们几近绝望。

 

三八节到来,汹涌的民意再次掀起了对铁链女事件的关切,但上面依然无动于衷,2亿个摄像头也调查不出真相,却分分钟能调查出谁在联署,谁在呼吁,谁在顽强地坚持。前往徐州的妹子再次被抓,制作喷绘的小哥也没有了踪影,他的巨幅壁画“这个世界不要俺了”,一夜之间被遮住,成了“这个世界不要脸了”;另外,一个视频爆出有个人被几个警察入户问询,因为怀疑他煽动到天安门游行。

 

在这锅,人们的基本权利已经丧失殆尽,微信无异于裸奔,人们毫无隐私可言,牠们可以随意进入后台查看人们的聊天记录,可是谁又敢质疑牠们的越权呢?被指控煽动游行的小伙,完全可以问牠们,公民有游行的自由,这不是宪法赋予的权利吗?可他不敢,在这锅,游行要被批准才行,可游行本身就代表着反抗,经过批准才允许反抗,好比被强奸的妇女,必须经过暴徒批准才允许挣脱一样。写到这里,我瞬间明白,铁链女的牙齿为何被拔掉,脖子为何被锁链拴住了,因为她没有乖乖地被蹂躏,而是反抗了,因为反抗成了一种罪。

 

所以,你看到世界各地,随时有人上街表达不满,可这锅没有,现在人们不仅没有游行的权利,连游行的念头都不允许有,更不允许把这念头说出来,说出来就成了罪,寻衅滋事罪。所以,通过游行表达诉求基本是一种幻想,或者是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一些正常国家的人民干的事情。而这锅,距离今天最近的一场游行也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了,那是最后一次,也是最惨的一次。

 

无能为力,但正义的人们还在想方设法,通过各种奇葩的方式表达着声音,他们使用错别字,使用异体字,使用谐音,使用符号,把图片颠倒过来,或者涂抹得乱七八糟,用以规避严苛的审查,就这样,微弱的声音在顽强的发出,终于汇成了雷鸣般的怒吼。

 

牠们还用了最无耻的伎俩,就是五毛水军的干扰,水军来自监狱,也来自大学生,为了那点可怜的狗粮,丧失了人性,丧失了立场,丧失了原则,丧失了做人的底线,跟在正义的人们后面狂喷,让人产生一种错觉,误以为这世界已经颠倒黑白,侵略可以洗成正义,拐卖可以洗成收留,强奸可以洗成正常夫妻,不一样的人脸可以洗成同一个人。

 

这个锅还有救吗?大航海时代,明朝实行海禁,片板不许下海,昔日繁华的贸易海港成了荒凉的边远地区,哥伦布已经发现新大陆了,利玛窦辗转来到中国,皇上竟然还不知道有个世界上有个意大利。互联网时代,我们看到泽连斯基用推特指挥作战,用zoom与各国领导人开会,而崛起的大国,却用防火墙将十多亿人与世界隔开。下载微信,必须绑定中国手机,否则只能使用WeChat,下载抖音,必须绑定中国手机,否则只能使用tiktok,总之千方百计要堵住墙外的声音,这样十多亿人就可以在墙内自娱自乐,做着夜郎梦,梦想着有一天征服全世界。

 

俄罗斯的今天可以作为前车之鉴,不知深浅的普特勒用上世纪的破铜烂铁,贸然入侵乌克兰,结果引来全世界的反对,联合国也只有五票支持牠。西方各国空前团结,通过全方位的制裁,必然置俄军以死地,最新式的武器源源不断地运往乌克兰,数万名志愿军加入过来,普京的梦想早已破产,俄罗斯必将陷入战争的泥沼而不可自拔,这个国家会因为独裁者的冲动,重返石器时代。俄罗斯好歹还有假模假样的议会,人们还有游行的权利,推特等软件也是近期才被推特,但至今没有防火墙。即使如此,自绝于世界的下场依然会很惨,反过来再看大国呢?早已自绝世界之外了,落后得不是一星半点,拿什么东西抗衡全世界呢?

 

拿十多亿韭菜吗?不会的,如果牠们真心真意为人民谋福利,必然得到群众的拥护,可目前,牠们已经自绝于人民,用穷凶极恶和倒行逆施来对付善良的老百姓,你想到时候还会有几个人支持牠们呢?江城疫情,人们看清楚牠们如何对付李文亮,郑州水灾,人们看清楚如何瞒报京广隧道,丰县八孩女,人们更看清楚牠们如何对付营救者,乌克兰战争,人们看清楚牠们如何撤侨。太多对牠们抱有幻想的人,被牠们浇灭了希望,太多本想为牠们辩解的人,彻底看清了牠们的无耻,接下来,你觉得牠们还会有多少市场吗?

 

俄罗斯的下场注定是极惨的,普特勒如果负隅顽抗,必将万劫不复,但俄罗斯人民被牠裹挟着也已拖入贫困的深渊。由此可见,一个国家,一旦被一个疯子绑架,下场是多么可怕。然而不幸的是,很多时候,人民是没有选择的自由的,所以只能被牠们当成铜墙铁壁,好在人类不是牲畜,尚有思考的能力,所以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心向背,越来越多的人用躺平、内卷、不合作乃至不生育来表达不满,有能力的,则纷纷逃离这片土地。因为人们知道,在这个锅,没有出路,没有未来,只有担惊受怕,只有做牛做马,只有忍气吞声,只有逆来顺受,因为,我们每个人都像铁链女一样,脖子里被锁着一条无形的铁链,没有表达意愿的自由,没有保护隐私的自由,也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。

 

三八劫到来之际,我们不禁要问,李莹还有救吗?我们还有救吗?这个锅,还有救吗?

 

二〇二二年三八劫

 

评论

更多热门博文

无花果:放弃幻想

无花果:扭曲的公知

全球穆斯林为徐州锁链女呼吁书(中英阿)

无花果:石刑不属于伊斯兰教

无花果:清真泛化了吗

绿色中华网站简介

无花果:为什么穆斯林中的粉红多?

无花果:洋葱头惹了谁